咸者三原

谨慎关注。微博@咸者三原。主时之歌fate杀天火影巨人cp。偶尔混欧美。不魔性不成活。欢迎提供素材:D

新入大坑。……
p3哥哥详细版。
不是绿茶。不是绿茶。不是绿茶。
五官崩坏到不想改……

时之歌幼儿园

#强力ooc#
#高能慎入#
#私设一大堆#

2.6 月儿谣

  “月儿弯,月儿弯,月儿弯弯像小宝船……”

  赛科尔趴在窗户上,盯着天空中的一弯月轮,轻声哼唱着童谣。

  他失眠了,是那种毫无理由的失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简直是一种折磨。大半宿也没法入睡的赛科尔索性爬了起来。但也没事做,不经意间看到了天上的月亮。

  记得很久之前也和维鲁特一起看过月亮,只不过好像时间过了很久了……

  第一次和他一起看是什么时候呢?反正闲着没事,赛科尔思索起了这个问题。

  记得有一次是和维鲁特一起跑到山上。两个人都玩的很疯,赛科尔裤子都磨破了。之后两个人一起坐在一棵老树下面,透过茂密的样子树丛看天上的月亮。赛科尔清晰的记得那是维鲁特第一次晚归,维鲁特之后也是被禁足了好多天。

  不对,不是那次。赛科尔晃了晃头,换了个姿势继续视奸月亮。那次之前好像还有很多次维鲁特的“第一次”……几乎都拜他赛科尔所赐。

  还有一次,这次维鲁特还没有那么放肆。但赛科尔放的开。那次他偷偷摸摸也不和维鲁特打声招呼,就跑到维鲁特家后院里,神经病一般学电影里的桥段模仿着猫叫。

  神奇的是维鲁特房间那个窗口竟然打开了。赛科尔藏在楼底的灌木丛里,抬头就能看见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红眼睛。维鲁特非常了解这附近的地况,也很了解赛科尔,一眼就盯到了赛科尔藏匿的灌木丛。看着好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赛科尔猜想自己是被找到了。也不再躲藏,大大方方从灌木丛里走出来露出身形,衣服上和头发上还挂着一些树叶。赛科尔得意洋洋的笑着,仿佛不是自己被发现了而是维鲁特没找到自己是他自己主动暴露的一样。

  维鲁特也是无奈,从窗口消失了一段时间。赛科尔听到前门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哒声,不一会儿维鲁特打着手电来了。

  即使是这种情况,维鲁特还是保持着贵族习惯,穿带的整整齐齐。见到赛科尔邋里邋遢的样子忍不住眉头轻皱,却什么也没说。

  赛科尔直接无视了维鲁特异样的目光。“嗨,维鲁特,你看天上的月亮多圆!”维鲁特无言的看了看弯月,沉默了半晌:“这就是你大半夜在我窗口外面学猫叫的理由?”

  “别那么古板啊维大少爷。”赛科尔毫不介意的耸了耸肩,“青春就是要半夜三更不睡觉反而是爬起来看月亮啊。”

  维鲁特无法赞同赛科尔一听就是瞎扯的言论,扯了扯嘴角,默默地关掉了的手电。赛科尔喜出望外,立即上去与维鲁特勾肩搭背。

  那是维鲁特第一次熬夜。

  ……维鲁特真该谢谢我,不然他的生活才没有那么多姿多彩。赛科尔想着,偷偷爬到床沿,瞄了一眼下铺的维鲁特。此时的维大少爷处于熟睡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来自上铺的目光。

  睡着的维鲁特也是很规矩的躺着,手乖乖的摆在该放的位置。呼吸很均匀,反复经过精密的计算。

  赛科尔悄悄地爬了回去,再看了看外面的月亮。一时间有点恍惚。

  好像有一次,月亮也是这么弯,像小船一样……

  赛科尔蹲坐在窗前,双臂环着膝盖,出神的望着月亮。

  不知不觉的,赛科尔又想起了那首童谣。

  “宝船儿摇摇,宝船儿慢,带那个娃娃云里儿钻……”

————————

搜索tag【时之歌幼儿园】可查看更多内容

时之歌幼儿园

预计明后天更下一章。
是糖。

打了tag没人看系列

边看狼三边画画的结果……
狼三真好看啊……小狼女prpr狼叔prpr……

时之歌幼儿园

#高能慎入#

#强力ooc#

#私设一大堆#


2.5 请给我一杯malk(有病向,绝对有ooc)

 

【最近被这玩意儿洗脑了XD手书画的这个文也想写这个】

 

时之歌幼儿园福利很好每个班都配备了类似冰箱一样的保鲜工具,不用电,加水就能保鲜。平时要喝冷饮也能从这个里面取,不会太冰但也能让人感到凉快。因此这个机器广受赞赏,使用度也很高。

 

话说这天天干物燥,界海在桌子上趴了一阵,觉得实在不行。他这细胳膊细腿儿的,身体又不好,这么热下去迟早要中暑。思索了半天消暑的方法,最后还是决定去保鲜机拿一瓶水来喝。

 

打开了机器,里面的凉气让界海精神一振,整个人精神面貌都好了许多。

 

“嘿,界海,里面有什么喝的吗?”舜也是热的不行,见界海去拿喝的就这么问了一声。

 

界海往深处瞧了瞧,“有,有一些milk(牛奶)。”界海知道舜不爱喝纯水,但这会儿其他饮料啊茶啊都被喝完了,只剩了牛奶,就这么回答了一声。拿出牛奶查看一下保质期,还挺新鲜。

 

“界海,帮我拿一盒malk吧!”听到了舜和界海对话的赛科尔毫不客气的就这么发话了,他也是热的在桌上趴了好一会儿。

 

界海一愣,思考了一阵刚才赛科尔说的话。“你说的是...milk吧?这里只有milk没有malk哦。”顺手就把那一盒刚取出来的牛奶放到了赛科尔桌子上。

 

“那不就是刚才他说的吗?”舜头脑有些晕晕乎乎的,很想睡觉但又极力保持着清醒。

 

赛科尔一听有人帮自己说话,精神也来了。“对啊,给我一盒malk。”

 

界海听舜也这么说,不由得再次思考了一下单词的正确性。没错,他确实是说的malk。“不对吧...你刚刚说了malk...”虽然心中有了个肯定的答案但界海还是很小心的提出质疑。“听起来就像得了疾病一样...”末了又小心的补上一句。

 

这个比喻让舜笑了笑。“那你是怎么说的?”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清醒。

 

好友这个样子让界海有些担忧。“我说的就像大家说的一样...milk,m-i-l-k。”

 

舜终于点了点头。“对,就像2%的低脂牛奶。”“对啊,全脂牛奶。”赛科尔看起来还没搞清楚状况,跟着瞎凑合。

 

“不不不不不。”界海连连摇头,强迫症让他下意识的纠正赛科尔的拼写错误。“跟我说,milk shake(奶昔)。”

 

“milk shake。”

 

“好,现在说milk。”

 

“malk。”(喵)

 

“......”界海把视线转向舜,“你听到他刚才说的了?”赛科尔这个样子让他很无奈,只好求助于舜。

 

“是的。”只见舜点了点头。界海顿时觉得信心上来了。还没来得及欣喜,“他说他想要一盒molk。”

 

“.............molk???”本来是准备教育赛科尔的话一下子被噎住了,缓了好久界海才失色出声。舜该不会是太迷糊了吧。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界海的表情忽明忽暗。

 

“给他一盒molk,界海。”舜看起来很不在状态。但他突然提高的音量和锤击桌子的动作清醒的让界海怀疑舜是不是被下药了。

 

“....舜...”趴在桌子上热的快要失去知觉的尽远从臂弯里抬起头来一脸迷离的看了看发出争执(?)的舜和界海,“在室内说话小声一点....”说完就失去知觉一般,头重重的搁在了手臂上。

 

“恩......”舜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答应,支起上半身让自己有一个良好的形象。哪怕现在神志不清。界海看着舜甩了甩头。看起来很艰难啊...同时也听到赛科尔又嚷起来了。

 

“界海!给我!一盒!Malk!”赛科尔的声音随着感叹号一次一次提高。同时也张牙舞爪的在座位上奇怪的动了起来。(参考突然兴奋起来的精神病人.jpg)

 

界海在强迫症的驱使下张嘴准备纠正赛科尔的错误。“界海...你就给他一盒该死的molk...”舜的发言打断了界海的思绪,“可是你们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啊?”

 

“啊——”“ru——”“呕——”“哞——”

 

恭喜赛科尔同学习得“口技”技能。(←不要污,谢谢:))

 

“住口!!住口!!!!”舜一抬头,就看见被赛科尔的魔音逼得举起了牛奶盒的界海。能看得出来界海也是拼命压制着直接把牛奶扔赛科尔身上的冲动。赛科尔也是被界海这突然崛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可以拍下来做一个表情包。

 

——————————事后

 

在老师与学生以及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舜的强烈要求下,辛下令在学校教室内安装空调,取代了原先的烂风扇。

 

=======fin========

 

 

原版bgm:网易音乐搜索“视频音源素材”查找“请给我一杯malk”←非常感人

 

顺便宣传一下自己的手书XD和时之歌没关系你们爱看就看...._(:з」∠)_不看我也不强求...能入坑最好...xxx

 

链接←走你


自制手书XD
全程有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564763
↑走!

糊了个情头。xx

差点看不到jeff的上眼皮(???)

_(;з」∠)_我尽力了。救不了了。

极力表现肉垫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