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者三原

谨慎关注。微博@咸者三原。主时之歌fate全职农药杀天火影巨人。不魔性不成活。欢迎提供素材:D

时之歌幼儿园【假的更新】

Q:三原今天更文了吗?


















A:试图更。没有更。

——————————

呜呜呜呜呜你们别打我我最近文力不足qaqqqqqqq
然后我就只占了一个tag。x

欺骗妈妈说那是削完水果的刀子:D

我发誓我本来只是想练人体来着!!!

原谅我拙劣的画和字_(:з」∠)_一不小心就开了辆车(。)

虽然我吃带卡但是迪迪是那——么可爱啊。❤

时之歌幼儿园☆特别篇☆

☆特别篇☆ 


现在可公开的设定 Part.2.


·三年级学生


艾格尼萨班:瑞亚/尤诺的老乡/朋友、其他。


弗尔萨瑞斯班:在前文愚人节化妆成动物的、格洛莉娅的相识、埃蒙的粉丝、柯尼·帕克、其他。


塔帕兹班:赛科尔的朋友、维鲁特被迫结识的高官子弟、界海的朋友/老乡、其他。


楻班:舜/界海的相识、玉茗、陆昂、其他。


圣徒班:
班长:瑞亚 学习委员:舜·欧德文 纪律委员:维鲁特·克洛诺
体育委员:尽远·斯诺克 文娱文员:格洛莉娅·维拉 宣传委员:赛科尔路普
生活委员:尤诺·阿斯克尔 劳动委员:界海·兰纳尔
班宠:弥幽格雷文 门面:埃蒙·J
吉祥物:阿黄(阿黄:?????)
【所以一个班就那么几个人我为啥还要费心思来排什么职位???】


·详细信息


瑞亚·特纳:女,5岁,班长。北境某冰工厂老总独女。因家庭原因习得打猎技能。喜欢弓箭。有担当、领导才能。公正。与格洛莉娅是好友。与尤诺从小相识并很照顾他。很欣赏埃蒙。


舜·欧德文:男,5岁。学习委员。校长辛的儿子(本人却很讨厌这个头衔)。具有很强的模仿能力,也因此更注重细节。平时喜欢摆弄某个长辈送的长刀(有点中二)。挚友是尽远。弥幽的哥哥。与界、尤诺交好。对赛科尔、维鲁特无好感。看不惯玉茗。妹控。


维鲁特·克洛诺:男,4岁。纪律委员。南岛某军队高官独子。从小对枪械特别熟悉。有管理才能,大部分继承其父。眼睛对任何物体的进入都很敏感。与塔帕兹班的班主任交往密切。挚友是赛科尔。


尽远·斯诺克:男,5岁。体育委员。叶迟的徒弟。收藏了一柄长枪模型。来自东原,但与来自北境的洛维娜老师有往来。绰号“远妹”(by 赛科尔)。挚友是舜。很照顾界海。经常和赛科尔发生矛盾(多数是赛科尔挑起)。


格洛莉娅·维拉:女,4岁。文娱委员。在科技方面有天赋。父亲是西域工科大学教授。身体弱。挚友是瑞亚。对埃蒙有种奇怪的心理。交际花。


尤诺·阿斯克尔:男,4岁。生活委员。对医疗方面的事很擅长。父亲是北境某医院院长。家里同时经营着北境的连锁水果店。伊恩·阿斯克尔的弟弟。志向是成为像哥哥一样的医学天才。和瑞亚从小相识。对埃蒙有点欣赏又有点害怕。


界海·兰纳尔:男,4岁。劳动委员(赛科尔用眼神逼的)。踏实肯干。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南岛人。对云轩非常敬畏。阿黄的真·饲养者(云轩经常忘/晚归)。和尤诺相处甚好。挚友是隔壁班陆昂。偶尔会帮舜怼玉茗。


弥幽·格雷文:女,4岁。圣徒班的宠儿。每个人都把她护着。平日里每天睡16个小时剩下8个小时不是吃东西就是吃书(划掉)发呆,却奇迹般地长不胖。第六感超强。舜的妹妹。玉茗的堂妹。


埃蒙·J:男,5岁。圣徒班的门面担当。武力值最高。西域人。家庭背景不详。在弗尔萨瑞斯班有一大票粉丝(其余班粉丝略少)。平时很沉默,但却会很快做出行动。一般是独来独往。与其关系好一点的是格洛莉娅,其次是尤诺和瑞亚。有独特的烹饪技术。


阿黄:圣徒班的迷之吉祥物。在某天被云轩带到班上,误食了埃蒙的料理,从此get说话技能,并且嗜吃。很遗憾没有掌握吃不胖的秘技,于是日渐圆润。似乎很了解云轩。喜欢吹嘘自己是多么多么无敌多么多么寂寞。偶尔正经一下。但好像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菜。


=未完=


————————


一些官方给的很明确的信息我就懒得写啦。


顺便预告一下。之后的几个星期都不会更新

时之歌幼儿园☆特别篇☆

☆特别篇☆ 


现在可以公开的设定 Part.1.


·学校高层


校长:辛·欧德文
           保镖(mu):叶迟
校董:玉凌·欧德文(兼股东)、.....


·三年级人员


年级主任:宁·欧德文
各班班主任:
艾格尼萨班:洛维娜
弗尔萨瑞斯班:???
塔帕兹班:???
楻班:枯荣
圣徒班:云轩·道奇


辛·欧德文:舜和弥幽的父亲,时之歌幼儿园的现任校长。为人狡猾友善。教学理念是“让孩子释放天性”。一般不公开发表演讲。身体欠佳。


叶迟:辛的保镖兼好友。从前是军人。已退役。退役后被辛坑蒙拐骗劝说做保镖。是尽远的师傅。


玉凌·欧德文:学校董事会成员兼股东。辛的弟弟。玉茗的父亲。与辛的关系不是很好。


宁·欧德文:三年级主任。辛和玉凌的弟弟。温和,有耐心。与云轩交情颇深。平日少有在学校出现。


洛维娜:三年级艾格尼萨班班主任。年级音乐老师。人美声音好气质佳。有一大票粉丝。与三年级塔帕兹班班主任有交集。似乎与尽远有某种关系。年龄不详。


枯荣:三年级楻班班主任。阴沉的老人。很能揣测出人的内心。与三年级塔帕兹班班主任、玉凌有交集。似乎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云轩·道奇:三年级圣徒班班主任。30+,具体年龄不详。长得很年轻。平日懒洋洋的。喜欢一本正经的开玩笑。烟鬼。工作之余会去摆地摊算卦(...)。做了幼儿园教师后变得有点控童(???)。阿黄的伪·饲养者。据以前的日记记载心中好像有个无法忘记的人。比看起来更加负责、靠谱。旧业不详。


其余年级及未出场人员暂未统计。


【补充:“三年级”指按幼儿园小班、中班、大班、学前班来排列的第三个年级。时之歌幼儿园每个年级分四个班,即艾格尼萨、弗尔萨瑞斯、塔帕兹、楻。圣徒班较为特殊,四年一届,招收各种特殊学生。如格洛莉娅体弱多病、赛科尔无父母和瑞亚、舜过于优秀等,放到普通班极有可能会遭到冷落甚至欺凌的现象。学校对特殊班学生的资料进行保密。虽然这个班的存在备受争议,但就历届来看这个班的成立解决了许多潜在的麻烦。】


=未完=


————————


_(:з」∠)_其实我就是先把这些小天使分到一个班而已。强行编理由。


时之歌幼儿园

   2.0  有关黑历史

#懒得打慎入#

【说一说别人的黑历史吧?】

  有一次阿黄不知道从哪找到了老师周日摆摊算命用的小金币,激动到无法自拔,拉着我去集市准备变卖那些小金币...然而阿黄没发现那个店主和老师是熟人,还到家里做过客...我觉得这大概和阿黄一直盯着食物直接无视客人的毛病有关...然后店主就把在里间的老师叫了出来...恩对,很巧,老师也到店主这里来了...后来我每次跟着老师一起去集市,看到店主的店门外挂着的那根白色的羽毛都要心疼一下阿黄...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天使


  黑历史本少爷知道好多!!!有一次到维鲁特家蹭吃蹭喝,正好看到舜也在。本来我是没准备管他的,但是我听到维鲁特他妈和他爸的对话,差点没笑出声哈哈哈。他爸说:“又把那孩子叫来了?”他妈说:“对啊,我觉得这小姑娘挺适合被培养成儿媳妇儿的。”神他妈儿媳妇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岳母大人您眼睛真好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惧维鲁特的暗影之子


   既然楼上都把舜的事儿给都出来了在下也不介意抖一抖维鲁特的事儿。上次某暗影之子不知道喷了什么在空气里面,气味特别难闻。大概是因为分散不均匀的原因,维鲁特的眼睛有些红肿,以至于有些看不清路。然后他就走进了女厕所。

                                                    ——努力怼暗影之子的钢炮茶


  .......上次那个叫玉茗的哥哥被舜哥哥揍到了花台里。

                                                                      ——想吃幻光花


  埃蒙误把我的特调风油精当成了调味剂滴在了他的食物里算不算?

                                                           ——实际上很善良的医生


  有一次瑞亚到我家来玩,我一边玩一遍吃着溜溜梅,吃完了一颗我就把核吐到了包装里,因为我懒得吐到垃圾桶里。瑞亚上厕所回来看见摆在桌子上的包装,竟然直接放进了嘴里。吐出来竟然还说这溜溜梅没有肉....她是不是把我吃过的当做我一次性全打开了还没吃的...我要不要和她解释一下...

                                                         ——内心全是波动的机械师

时之歌幼儿园

    愚人节[忘了是第几章系列]


  格洛莉娅看了一眼时钟,有些无聊。

  云轩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据说是因为昨天男生寝室里赛科尔和尽远又打架了,还差点伤到维鲁特的眼睛。看起来老师是动真怒了。

  格洛莉娅左手支着头,看起来是很认真的在听老师训话,实际上心思早就飘远了。毕竟男生的事,女生不懂啊。

  话又说回来,今天是愚人节哎,怎么一点也不热闹?格洛莉娅不禁想起去年愚人节的盛景,用混乱来形容绝不为过。隔壁的弗尔萨瑞斯班有好几个化装成了动物,塔帕兹班的同学们给每个来上课的老师准备了一桶沁人心脾的冰水混合物。而圣徒班,托赛科尔的福,在讲台上放了一只假蜘蛛,把来上音乐课的洛维娜老师吓得不轻。

  说起那个假蜘蛛,块头也是巨大,不知道赛科尔是怎么带进来的。而因为去年愚人节的混乱,哪怕是提倡”释放孩子天性的“校长也不得不叫停学生们的”娱乐活动“。这大概就是今年愚人节这么冷清的原因吧。

  “啊...还真是无聊啊。”格洛莉娅趴在了桌子上。难道连“告白”也不被允许了吗?

  下课铃适时地响起,云轩老师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也觉得这下足以让赛科尔吸取教训了,便简单的做了总结,皱着眉头大踏步地离开了教室。可惜他后脚刚走,之前还一副痛改前非、为自己的行为深深忏悔的赛科尔马上就又跳弹了起来。

  “将进酒!杯莫停!”赛科尔挥舞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小木棍,满教室追着界海跑。感觉好像有那不对。格洛莉娅挠了挠脸,为界海默哀了一秒。

  “格洛,外面有人找。”前一秒还在欺负界海,后一秒就化身为形象大使的赛科尔扛着小木棍,站在班门口吆喝着。界海瞅准了机会躲到了埃蒙身后。埃蒙却连头也不抬,一副高冷冰山全世界都欠我钱的样子。

  格洛莉娅一愣。她在学校里是一个交际花,认识的人很多,因此有人来找她并不奇怪。她很好奇,会是谁呢?想着,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埃蒙的视线随着她的起身转动了一下,随即又回到了自己的预定轨道。

  格洛还没走到门口,便看清了来人。

  看着打扮,是一个富家子弟吧。虽然长得还行,但越瞧越让人觉得不爽。好像是弗尔萨瑞斯班的?格洛莉娅歪着头,搜索着来人的名字。此刻她终于体会到了交际花的苦恼了。

  还没等格洛莉娅开口说话,那个显得有些激动地男生就先开口了:“那个...维拉小姐...”“恩,我在听。”实际上还在思考他的名字。

  男生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下决心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脸,握紧了双拳:“维拉小姐,你可能记不住我的名字,因为我们只见过一次,你也有可能会不理解我。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格洛莉娅看着男生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格洛莉娅·维拉,我喜欢你!”

  男生说话的嗓门很大,以至于整个圣徒班都归于寂静。

  场面一度非常的尴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教室后方的某个人动了。

  格洛莉娅的心思在教室瞬间安静时回归本体。想着今天是愚人节,玩一玩也没什么。说不定过一会这个男生就会大笑着指着自己一副吃惊的样子说“愚人节快乐”呢。为了节日氛围,还是配合他一下吧。

  格洛莉娅想着,咧开了嘴,还没说出自己预先想好的台词,就被一双手臂紧紧地拥住。她下意识的一抬头,对上了那双再熟悉不过的赤色双眸。眼睛的主人只是低下头看了一眼格洛莉娅,就微微扬起了下巴,眼神充满敌意的盯着外班的那个男生。

  男生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这个讨人厌的红毛抱住了自己的女神,一下子有些激动。这时候,那个红毛开口了。

  “我的。”

  格洛莉娅眨了眨眼,她没想到愚人节还可以这么玩。她看着那个外班生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一会看看埃蒙,一会看看自己,那反复被戴了绿帽子一样的表情让格洛莉娅对埃蒙的演技钦佩的五体投地。

  “哎哟这口狗粮真猛。”一个声音刺破了寂静。格洛莉娅一回头,赛科尔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哥们你确定要和J神斗?”仿佛是为了应景,教室里响起一片起哄的声音。男生大概是觉得丢了脸,甩了甩羞红的脸,用鼻子哼出一声气,扭头就离开了圣徒班。

  那男生一走,格洛莉娅就感觉环在自己身侧的手臂松了开来。一回头,埃蒙只留给了格洛莉娅一个冷漠的背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然而他可以装高冷,其他同学可不是小聋瞎。在格洛莉娅放回座位的过程中,多次被同学拦下来问这问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把刚才的事当真了一样。格洛莉娅只有不断地敷衍,这才得以脱逃。

  “不就是个愚人节玩笑嘛,至于这么激动嘛...”格洛莉娅嘟囔着,悄悄看了一下手表。四月一日。她松了口气。

  想不到大个子这么会开玩笑,竟然把他们都骗到了。

  直到晚上回家,格洛莉娅还在为这件事而对埃蒙佩服的不行。

  “格洛,明天是愚人节,你们老师发了一条消息,让你们明天收敛一点。”父亲的声音从书房传过来。

  “好。”格洛莉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又像坐到了刺上一样弹了起来。

  格父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房门被突然撞开,吓得他在程序上多按了几个Z。“怎么了怎么了,干什么这么激动。”对于女儿莽撞的行为,作父亲的早已习以为常。“爸爸,你刚才是不是说,明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对啊,你们云轩老师让你们不要玩的太过火。”原来是为了这事。格父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缓缓吸了一口。

  然后他就看到女儿魂守不舍的吐了出去。

“唉,年轻人啊。过一个节就兴奋地不得了。连魂儿都丢了”格父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又缓缓吸了一口茶。

  “啊,对了,格洛的手表好像快了一天吧?还没给她修好呢。”格父自言自语。

maya断了一学期的网我的粉丝竟然涨到了50...惊恐。

谢谢宝宝们的支持与不离不弃。之前没有发断更通知是我的错。

预计之后产量也不怎么高...

我给老板们磕头啦_(:з」∠)_

时之歌幼儿园

1.8 永远的记忆(不正常向慎入)
【灵感来自c菌的智障合集】
#强力ooc#
#高能慎入#
#私设一大堆#

格洛莉娅是一个游戏狂魔。

可以说,她所有的爱好中,除了修理机械、制造机械以外,最喜欢的就是玩游戏了。

作为一个游戏狂魔,自然是各种游戏都会玩了。而且,不管游戏有多难,有多不好玩,自己找的游戏,跪着也要玩完。

当然也有戳雷点的时候。

“唔……这个游戏……”格洛莉娅嘴里叼着pocky,一手支着头,看起来很颓废的瘫着,但看她飞快点击的手指和炯炯有神的双眼就看得出来,颓废是错觉。

这个游戏看起来不错。“嗯……将人垒得越高越好吗?看起来还不错哎!”

游戏界面缓缓加载。格洛莉娅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等待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喂?谁啊?”漫不经心的拿起话筒,心思还放在游戏上。“埃蒙。”话筒对面传来了很熟悉的冷漠的音调。“嗯……有事吗?”快点说完了啊我才好玩游戏啊。“上周拍的照片已经传给你了。你看一看,然后打印出来。可以吗。”声音毫无波动,甚至连问句都变成了陈述句。真是冷淡啊。格洛莉娅暗自腹诽,嘴上却还得答应着:“好嘞好嘞。包在我身上。”“麻烦你了。”说着挂断了电话。

上周学校组织秋游,拍照这事儿本来是云轩干的,但云轩懒癌犯了,就把相机交给了埃蒙。幸好埃蒙靠得住,还是拍了许多不错的照片。不过都说照片拍出肯定是要修图的,于是担子就落在了格洛莉娅身上。

但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玩!游!戏!游戏大过天啊。刚挂断电话,电脑屏幕就显示出加载完成的界面。哟嚯,还真得感谢大个子?格洛莉娅搓了搓手,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开始。

“哎?”

开始的界面是一个很奇怪的像素小人。头上绑着一根红飘带,身上是一片基佬紫。如果比例正确的话,这个小人的身材应该是很不错的。但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就在于,这个小人的下体有一个葡萄,还在不停旋转。

格洛莉娅的内心里全是波动,甚至还在想,这个游戏好迷啊。

自己打开的游戏,跪着也要玩完。

“嗯,这个可以更换身体颜色……这个可以更换手脚上的那些带子吗还是什么的颜色……这个是更换那个葡萄……所以这个游戏开发商一定是很有恶趣味的吧一定是的吧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重口味的游戏啊!”

“哎……这个是……”格洛莉娅不认识英文,但玩过那么多游戏多少也能猜出一些意思。head是头,这个她是通过玩那些射击游戏知道的。

头也可以换?一时弄不明白,果断决定尝试。蹦出来一个文件夹窗口。噢,是选图片吗?天资聪颖的格洛莉娅很好的理解了游戏的意思。

“没有图片……呢……?”格洛莉娅平时不喜欢存图片,就在因苦恼着用什么图而自言自语的时候,突然想起,哎,刚才埃蒙不是传了那么多图片给我吗?埃蒙,我谢谢你。你是我的救星。

总的来说,埃蒙的拍照技术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格洛莉娅看来是这样。有山有水有树有人。挑了挑,格洛莉娅选了一张埃蒙的照片。这个是尤诺拍的,没有埃蒙拍得好,但还是被保存了下来。

选定,截取大头,载入游戏。

“……”

“我的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迷之魔性啊哈哈哈哈哈”

被截取下来的埃蒙的大头替换了小人原本的头。虽说埃蒙颜值也还算高,但就是因为高颜值,导致了这种违和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格洛莉娅庆幸着刚才没有选自己的照片,不然可能一开场就被恶心到了。蜷在椅子里捂着眼睛笑了好一会,格洛莉娅才重新拿起手柄,但是手还有些颤抖。

界面显示,按动手柄的不用按钮操纵主角的不同部位来实现移动。

“切,这么简单啊,太小看我了吧,我可是高玩啊!”格洛莉娅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手指飞快地在手柄上按动起来。“左手上去,啊右脚还粘在地上,好都上来了。接下来是右手,左手,左脚——啧居然被右脚拦住了,那就先上右脚吧。”还没开始玩多久,叠上去了两个人了。但格洛莉娅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控制不住。

那种体内的洪荒之力即将爆发的感觉。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叠埃蒙哈哈哈哈好魔性啊哈哈哈哈把你的埃我的蒙串一串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这个游戏有毒哈哈哈哈……”格洛莉娅觉得这个叠埃蒙大概会一直留在她深深地脑海里。

“啊切——啊切——啊切——”埃蒙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感冒了。

【搜索tag 时之歌幼儿园 可查看全部内容】

————

当时真的好心疼被c菌拿来做头像的切丝爸爸噢xxx

时之歌幼儿园

1.7 叫你的名字

【本篇请配合 米津玄师:アイネクライネ 
食用】

bgm链接:http://bd.kuwo.cn/yinyue/5537036?from=dq360

#强力ooc#
#高能慎入#
#私设一大堆#

云轩勾着嘴角,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界海。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界海后退了几步,和云轩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看得出来他对云轩怀有戒心。

“那有什么关系?”云轩很爽快的跳过了这个问题,“玩了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吧?”他很耐心的等待着界海的回答,给自己嘴里送上了一根烟,很沉默的吞云吐雾。他的脸被笼罩在烟云中,看不清表情。

玩?原来在你的眼里,我所做出的行为都是一场玩闹?界海默默地垂下了头。

云轩没有动作,就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

内心的不平就像洪水一样,突然冲破了堤坝。

“我其实,是很仰慕你的啊!”

“把你当做前进的目标!认真的向你学习!甚至于模仿你的一举一动!”

“因为你看上去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完美!”

“我努力的想要追赶你的背影!但是你却走得越来越远!”

“或许只是我一厢情愿吧。但是,我也真的很想让你关注我,让你把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

“别人很轻松的就可以得到你的赞扬,但我拼尽了全力,也还是没有得到你哪怕是一个赞赏的目光!”

“为什么!不是说上天会眷顾努力的人吗!为什么你始终不能肯定我所做的努力!”

云轩抬头看了看天。“说完了吗?”他的声音依旧平静,丝毫没有被界海的话所打动的意思。

他向界海走过去,欲要拉住界海。界海却一阵后退,躲过了云轩伸过来的手。

云轩一愣,低头看向界海。界海也毫不示弱的盯回去。

“我明明,很荣幸能与你相遇的。”良久,界海缓缓吐出这句话。他埋下了头,看着地面。

界海拿脚踢了踢旁边的小石子:“如果我化作一颗小石子,或许就不会感到误会或者是困惑了吧?就连先生也不会知道我的存在。那么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吧。”

“界海。”一直没有开口的云轩终于说话了。

界海下意识地抬头,愣了愣。

他从没有见过云轩生气的样子。云轩平常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老头样,再有就是装作生气然后逗别人玩了。但这次云轩好像真的生气了。面部肌肉很僵硬,眉头微微拧起,眼睛微眯,瞳孔冷冷地闪着光,嘴角也没了平时熟悉的弧度。

惊慌之时,云轩打断了界海的思维。

“界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或许是因为我对你没有太多的鼓励,但我认为这是有必要的。”云轩背着光,眼里的光点时不时的闪动一下。“人有了太多的荣誉就容易膨胀。你现在还小,过多的肥料会太早的将你的潜力耗尽。”

界海张了张嘴,却又一次被云轩打断。

“但是这也许是错在我。虽然起点低,但你确实很努力,头脑也很灵光。虽说不能灌注太多的肥料,但适当的露水还是有必要的。”再一抬头,云轩已经闭上了眼睛。

“哎哎。果然还是不能管得太严了吗?带孩子还真是麻烦啊。”云轩发出了轻微的叹息。听起来倒有些像是自嘲。

啪嗒。啪嗒。

天空下起了雨。

界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抓住了云轩的衣角,很急迫的样子:“那么,那么,先生的意思是说,先生认可我的能力吗?”云轩撇了撇嘴角:“我可没这么说哦。”看着界海又垂下了头去,这才讲了实话:“我啊,其实一直都为界海感到骄傲啊。”

“哎?”界海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淡蓝的瞳孔中倒映着云轩温和的笑容。

“先生……我……”一时间,界海竟有点哽咽。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明明很想笑起来,但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哭什么。”云轩蹲了下来,伸出手,用拇指给他揩了揩眼角的眼泪。

雨渐渐下大了。

云轩抬头看了看,松开了自己领口的绳结,取下了兜帽,披在了界海肩头,给他戴好了帽子,又细心的理了理。然后又把手放在界海肩头,上下欣赏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穿这挺合适的。”就是小了一点。

界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是想起了什么:“那先生怎么办?”

云轩站起身,拍拍界海的头,很淡然的耸了耸肩:“我就这样就好了。”说着,牵起了界海的手。“走吧,界海。我们回家。”

界海乖巧的点了点头,拉紧了兜帽。

“先生。”界海突然开口。

“什么?”

“你刚才叫了我的名字……”

“对。怎么了?”

“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

————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orz